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为孩子撑起一片晴朗天空
作者:宜兴法院  发布时间:2012-12-04 10:02:32 打印 字号: | |

    杭群英,女,1963年7月生,中共党员,1982年毕业于镇江师范专科学校中文专业,同年8月参加工作,担任中学语文教师。调入法院工作后,她先后在院办公室、刑事案件审判庭、少年案件审判庭工作。近二十年来,连续被评为办案标兵,四次获市政府嘉奖,被授予宜兴市五一巾帼标兵、巾帼建功能手、市综合治理先进个人、无锡市刑事审判先进工作者等荣誉。

一、热爱本职,练就业务硬功

    1993年7月,杭群英从学校调入市法院工作,为了让自己及早胜任司法审判工作,她在做好书记员工作的同时,认真学习各种法律知识,利用业余时间,坚持参加了法律专科、本科的学习,同时向身边的同事学习,在较短的时间内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法官,使自己的法律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得到了升华和提高。特别是调入少年庭工作后,肩负着少年刑事和民事案件的双重审判任务,她认识到对未成年人案件的审理,事关社会的长治久安和谐发展,是一项需要付出更大的耐心和努力的艰巨工作,因此,她牢固树立司法为民的宗旨,正确处理好打击与保护,惩罚与教育等多方面关系,和全庭同志一起用情与法浇铸未成年人保护之伞。九年来,她所审理的案件数均列全庭之首,连续被评为办案标兵,是目前市人民法院奋战在审判第一线的年龄最大的女法官。

二、清正廉洁,保持一身正气

    杭群英同志时刻牢记在工作中忠实于法律,忠实于事实,公正执法的职业要求,在多年如一日的审判工作中,她坚决抵制说情风,杜绝关系案和金钱案,能够严格遵守最高院的八不准禁令及上级法院有关廉洁自律方面的规定。在处理案件的过程中,正确对待说情者,做到既拒绝吃请,又讲清道理。特别是对待未成年罪犯的父母,跟他们讲清惩罚的目的是为了教育,对他们爱护子女的心情表示理解。如在处理一起未成年人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被告的父母乘调解之机,用信封装了现金塞在杭群英的记事本中,杭群英知道后耐心地跟他们讲清了相关规定,退还了现金,同时说服被告父母想方设法对原告进行赔偿,最后案结事了,原被告双方都十分感激。因此,自该同志到法院以来从未有人民来信反映有不廉洁的行为。而且从不出入与法官身份不相符合的场所,坚持原则,正确对待,严格约束自身行为,保持了人民法官良好的自身形象。

三、寓教于审,坚持惩教结合

    审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重在教育和挽救。杭群英始终重视在案件审理的各个环节渗透教育、感化和挽救的方针,切实保障未成年被告人的各项权利。充分利用庭前委托社区调查的被告人的相关情况及在送达起诉书时向被告人所作的相关调查,有针对性的进行庭审教育,使被告人认识到自己犯罪的主观原因;同时用亲情等加以感化,使很多被告人在法庭上流下悔恨的泪水。特别是和公诉人、辩护人、法定代理人形成教育合力,努力促成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她还把庭审教育坚持到宣判,力求发挥教育的最大功能,使大部分失足少年把法庭审判当作为非作歹的终点,脱胎换骨重写人身的起点。如丁山某中学有个初三的学生,其父母打工,非常辛苦,放学回家后要帮母亲做晚饭。一天因贪看电视而忘了做,其母便责骂他,他就顶嘴,意思是人家都吃现成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其母亲就打了他。结果他就外出连续几天不回家也不去学校,晚上住人家闲置的厂房,白天就闲逛,第四天就因盗窃他人手机、相机被抓,构成了犯罪。在庭审过程中其母亲非常自责,边流泪边诉说自己的不对,丁某则含泪请求母亲原谅。杭群英则抓住时机进行教育,使丁某真正认识到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同时使其母亲也懂得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法庭最终判丁某缓刑。现丁某已考上了大学。多年以来,经杭群英审理的未成年刑事案件无一件上诉。

四、理情并重,力促社会和谐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涉少民事案件中大量的是涉及未成年人抚养关系纠纷、监护权纠纷、姓名权纠纷等家庭关系纠纷的案件。对于该类案件的处理,不仅是家庭稳定的需要,更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需要,杭群英认识到这一点,因此,为了孩子的希望,为了社会的稳定,她用情理法化解家庭矛盾、平息家庭纠纷,呵护着青少年的成长。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把调解作为最基本的办案方式,把化解矛盾作为办案的根本目的,因此调解、撤诉率保持在80%左右,涉及家庭纠纷案件的调撤率达到了80%以上。如很多夫妻离异后将离婚时的积怨一直延续到离婚后,甚至以孩子做武器来达到攻击对方的目的。他们相互仇视,往往忽略了自己都是孩子最亲的人这一点,相互间“战斗”不断。针对该类案件,从爱字入手,让双方明确他们之间的“战斗,从表面上看都是为孩子着想,都是爱孩子,实际上孩子最不愿意看到他们之间的战斗,他们那样做是对孩子的第二次伤害,既然爱孩子,就要为孩子着想。如原告王某诉公婆监护权纠纷一案,原告王某之夫因交通事故身亡,留下4岁的儿子,现公婆不让其抚养儿子,故诉至法院。该案法律关系明确,依法应由王某履行监护权,其公婆必败无异。依法判决很简单,但并没有轻易下判,因为一经判决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王某公婆称孙子是他们现在唯一的依靠(是独生子),儿子没有了,不能再没有孙子,媳妇还年轻肯定要嫁人。如要将孙子带走,他们还不如也随儿子去了,且已将孙子藏起来,而王某则要求法院依法处理。针对这些情况,多次找王某公婆释明相关的法律规定,特别是讲清利害关系,还通过当时政府村委出面去做调解工作,同时做王某的思想工作,让王某主动上门,使王某公婆觉得虽然失去了儿子,但并没有失去媳妇,孙子永远是其孙子,最后使双方都认识到爱孩子就必须为孩子着想,孩子已失去了父亲,不能让孩子再失去妈妈、爷爷、奶奶。最后一家人四口一同到法院撤诉。该案如轻易判决,其公婆肯定不会轻易交出孩子,如进入执行程序,还是不交,你就是拘留公婆两人,问题能解决好吗?答案是否定的。

    抚育费纠纷案件在涉少民事案件中占的比例很高,在该类案件中均是以它们的父母为被告的案件,大多是未成年子女在父母离异后,产生逆反情绪,或受父、母的影响,加上缺乏沟通等造成的。对该类案件的审理,杭群英更注重从情感出发,从传统的伦理道德出发,做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14岁的琪琪因抚育费把亲生父亲告上了法庭,当杭群英找到她的父亲李军时,他向法官诉苦:不是不愿意付,也不是没能力付,而是一向可爱乖巧的女儿视自己为“仇人”,不当他是父亲。原来,琪琪的父母已离婚六年,六年的时间里她从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每次去拿抚育费时总是冷冰冰的三个字“拿钱来”。为了“惩罚”一下女儿对自己的冷遇,李军来了个缓兵之计,故意停了女儿的抚育费,来看看女儿的态度。不料女儿并不中计,反将他诉诸法庭,父女关系更加冷若冰霜。杭群英通过外围进一步了解到,琪琪“恨”父亲是有原因的,琪琪觉得父母分开全是错在父亲,所以决定不再理他。了解情况后,杭群英单独找琪琪谈话,从如何理解大人之间的事,到作为女儿应尊重父亲,在心理上一一为她疏导,及时解除了她的思想疙瘩。同时也做李军的思想工作,不管如何,血浓于水。最终,父女俩和好如初,女儿撤回了对父亲的起诉。

    近年来,未成年人为原告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有增多的趋势,主要表现在交通事故、医疗事故和校园意外伤害事故这几个方面。对该类案件,立足用足诉讼手段,力争赔偿到位。如13岁的林某诉房某和保险公司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林某骑自行车与房某驾驶的变形拖拉机相撞,造成左下肢膝关节以上缺失,为五级伤残。林某父母均为下岗工人,东拼西凑先解决了林某的医疗费,看着林某空洞的裤管,其父母欲哭无泪。诉到法院后,了解到被告房某系安徽霍邱县人,而投保的保险公司则是在浙江湖州,系在宜兴打工,出事后已不见踪影,后又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其妻子和孩子还在本地,且该变形拖拉机扣在丁山交警队,为此一方面到张泽等外地民工聚集地查找其妻子,另一方面到丁山查封该车辆,同时与浙江湖州的保险公司联系,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找到了房某的妻子,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叫房某回来处理,先拿出点钱,再同保险公司一起处理,通过说服教育,房某回来了先支付了3万多元医疗费,在审理中考虑到被告系外地人的实际情况,对林某的假肢费用也作了一次性判决,最终林某依法得到了赔偿,保险公司依法作了赔偿,无需进入执行程序。

    “一个家庭的破裂,若处理不好,往往容易给孩子留下心灵上的创伤,这对他们的成长极为不利,有的甚至变得性格偏执。在婚姻家庭纠纷中,我们的功夫主要在庭外,坚持与当事人子女、学校老师和当地基层组织面对面,促进家庭和谐,给孩子们撑起晴朗的天空是我们的责任。”杭群英如是说。

来源:少年庭
责任编辑:宜兴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