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孙跃君:做一名纯粹的法律传播者
  发布时间:2016-07-26 14:16:47 打印 字号: | |

    认真,好学,执着。这是同事对孙跃君的评价。

    耳闻不如一见。见到孙跃君,她刚开完庭出来,脸颊红彤彤的。因为庭后释法,讲得比较多了,所以比预约的采访时间迟到了20分钟。孙跃君一见面就赶忙解释,“认真”二字跃然脸上。

    成为一名法官,对于现在法学专业的毕业生来说未必是最佳选择,但在10年前刚从苏大法学专业毕业的孙跃君眼里,却是她人生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走得一波三折。当年,参加公务员考试,她名落孙山,这无异于当头一棒。为了离梦想的地方更近一些,她选择在宜兴法院当了一名聘用书记员,边工作边备战司法考试。两年后,她通过了司考,但法院那两年招的都是法警,她的希望再次化为泡影。面对律师事务所频频向她抛来的“橄榄枝”,她丝毫不为所动,她坚信,只要努力和坚持,梦想就一定会成真。又一个两年过去了,她顺利通过了公务员考试。2012年,她如愿以偿,加入了法官队伍。

    审判是一门艺术,不仅要求公正,而且需要效率,特别是刑事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当庭宣判率要求比较高。回首自己承办的第一个案件,孙跃君用“战战兢兢”来形容。那是一个简单的危险驾驶案件,证据材料反复看了两遍,法庭调查需要讯问的问题事先列了提纲,对于庭审中可能遇到的突发情况一一进行了假设并制定对策,判决书也事先拟好,并经指导法官过目。待万事俱备,她才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回看自己的庭审录像,她的脸刷地红了,那个坐在法官席上的怎么会是自己:坐姿不端正,头埋得太深,脸被头发遮住了一小半,手的小动作太多,语言不流畅,地方方言和普通话夹杂,讯问被告人流于形式,事实清楚的仍将案件过程讯问了一遍……“成为一名法官,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以后的路还很长,我要不断地学习、完善自己。”那一刻,她痛下决心。

    在刑事审判庭办案,最让人头疼的是附带民事诉讼案件,调解难、工作量大,孙跃君也会习惯性地皱眉,但她愿意做个善听者。有一起故意伤害案,被告人对原告造成的伤害很严重,已构成重伤,原告遭受的痛苦与所产生的巨额医药费给家庭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但被告人使用的伤害手段并不恶劣,暴力程度较小,双方也并无积怨,如何才能实现“罪刑相适应”呢?如果在民事赔偿方面达成和解,不仅可以最大程度地为原告家庭获取赔偿款,而且也是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理由。为了让双方能够达成切实可行的调解协议,她与双方分别当面、电话沟通数十次,并驱车往返十多个小时到原告家中确定伤情。经反复沟通,双方对法院都有了信任,最终达成和解协议。“办理这类案件不仅要理性、熟练地运用法律来裁判,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耐心倾听,倾听当事人的诉求,从而化解双方的矛盾。”有一起交通肇事的被害人父亲,因为儿子在事故中受了重伤,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老人有很多情绪,每次调解时总会自顾自说各种困难。有一次,接听他的电话近一个小时,她耳朵发热、脑袋发胀。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耐心倾听后,老人深深为她折服了,在最后一次调解时,他说:“这个事发生后,你一直完完整整地听我讲话,你对我的尊重让我信任你,我的难处你都清清楚楚了,我相信你这个法官,调解方案我接受。”熟悉孙跃君的人,都知道她原来是个急性子,听别人讲话重复两遍就会催着说下一句,现在的她让周围人刮目相看。“善听方能善解、善解方能善断,善听有一种化干戈于无形的力量与智慧。”当法官后,连性格也改变了,这是她的意外收获。

 

    今年春节前,孙跃君调到少年庭办案,面对新的工作环境、新的审判任务,她又全身心地扑了进去。“法官是纯粹的法律信仰者、传播者、诠释者,因为法官中立的态度,才会心无旁骛地理解法律、适用法律。”身为一名法官,她无比自豪。

责任编辑:宜兴法院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