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孙恒俊:坚持的人生
  发布时间:2016-08-03 08:55:46 打印 字号: | |

截止20167月,张渚法庭副庭长孙恒俊已审结189件案件,办案数名列法庭第二,全院第十。

    “这些都是团队合作的成果。”孙恒俊很谦虚。一眨眼,孙恒俊踏进张渚法庭已是第15个年头,是宜兴法院坚守基层法庭时间最长的法官。张渚法庭庭长鲁军这样评价他:像老黄牛一样,任劳任怨;遇到疑难复杂案件,他都勇于承担。

    20022月,孙恒俊从执行局调到张渚法庭,身份依然是书记员,但经历完全不一样。回首当书记员的那段日子,他跟的每位法官都让他受益匪浅:军转干部严谨、踏实,科班出身的法官专业、大胆,放手让他去实践。3年后,他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初次承办案件就非常熟练地进入角色了。既便如此,他仍感压力山大。最明显的变化是,早上四五点就醒了,满脑子盘算的都是案件。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个月左右。

    出生在湖父的孙恒俊,深谙山民的个性:喜欢认死理,但一旦讲到其心里去,就非常信任你,钱上面吃点亏反而无所谓了。太华镇某企业受让资产,原出租人与承租人签订租赁合同,承租人在租赁厂房内自行扩建部分厂房,因对该部分归属、租期及补偿问题产生争议,承租人拒绝搬出及支付租金。案件诉到法庭后,企业认为原租期到期后,承租人应立即无条件支付租金并搬出厂房。承租人认为,与原出租人签订协议时,未对增加厂房部分权属有过约定,支付租金及搬出可以,条件是支付赔偿款。双方各执一词,均认为各自理由合情合法,互不相让。通过摸底了解案情,孙恒俊发现,因历史原因,涉案厂房相关权属及规划证书尚在办理当中,他立即与村委会以及镇司法所、建管所衔接,并进一步摸清企业主、承租人的想法,向他们释明法律法规对于违建房、在办房处理的区别。听了孙法官一次次的利弊分析后,企业最终放弃一年多的租金并支付承租人适当的搬迁费用,承租人也在约定的时间内搬出了厂区。

    “法官一判了之,但纠纷不一定会了,所以能调我会尽力去调。”苏州某建筑公司诉宜兴某酒店拖欠土建、装修款共计1000多万元,申请诉讼保全、查封对方资产,但其提供的担保资料不全,未能保全,原告遂对法庭产生了不信任。孙恒俊毫不气馁,先后组织了三次质证,核对工程量,确认工程造价数字、审计数字、审计费、已支付的工程款以及工程后续的质量、保修问题等等,每次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足有二三十公分高。除了面对面沟通外,更多的是电话和短信,付出的心血终于有了回音,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以被告即时一次性付款方式了结此案。

    近年来,建工案件呈上升趋势,仅去年就受理了15起,建设工程类案件法律关系相对复杂,涉及专业知识面广,矛盾容易激化。孙恒俊充分运用各种调解手段,有效化解当事人的争议,其中近10起最终以调解妥善解决。“人都是有惰性的,越难越不想办,因此,关键处千万不能退,一定要克服畏难情绪,坚持就是胜利。”每调停一起纠纷,孙恒俊都如饮甘饴。

    不过,当事人、同事眼里好脾气的孙恒俊也有“发飙”的时候。前不久,一起赡养纠纷开庭,年迈的父母状告儿子不孝,让老两口住猪舍,庭审一结束,他就大声训斥被告,在场的同事都惊呆了,从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实在忍无可忍了,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这还像人吗?当时我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教训他的。”

    工作17个年头,孙恒俊就去年休了一次公休假,当时还是在同事的“怂恿”之下“先看你歇,我们再休”,他才下的决心。自驾游和家人去了山东,一路上电话不断。“当法官的很难将生活和工作分开来,手头的案件都有审限的,接近10天的时候变黄色,审限期到就成红色了,我们自称是扫黄队。”但奔四的他努力不将工作带到生活中去。每逢休息日会带老婆和孩子去父母那坐坐,听他们说说话,和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地一起吃饭,是他最开心的事。

当年一起考进法院的有7个人,现在还剩3个人,孙恒俊感慨良多,“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向,但人人心里都有杆秤,我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人生很多东西都要因责任而坚持。”言语中透着坚毅和淡定。

 

孙恒俊写得一手俊秀的字,亦如清秀的他,但凡字写得漂亮的人对自己的要求一定是高的,他笑而不语。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的人生因坚持会开出美丽的花来。

责任编辑:宜兴法院办公室